网站向导  |      EN  |   全站导航  |   集团网站群
当前位置: 新金沙娱乐  >  企业文化  >  文化沙龙  >  散文
发布时间:2018-04-08   信息来源:新金沙娱乐   
  “唰”的一下,路灯从街这头亮到了那头。

  夜色中,陈雨捷停下自行车,目光飘向此时空无一人的街心花园外的广场。天太晚了,那些人都不在那里,那个人自然也不在。他心头涌上一股难以说清的滋味儿,像是有点庆幸那人不在,又像是有点遗憾。

  已经好几天了,他总有意无意地在晚上骑车绕到这里,远远地看看那个人在不在。莫非,自己会有点想念他?他不愿意承认这一点,他也不愿意相信自己心底有这念头。

  此刻,那个人在哪里?在干些什么呢?累了一整天了吧?他现在应该在家中歇息,或者,在陪着他儿子写作业,也或者,他们家正围在桌边吃晚饭……连叫什么都不知道的一个人为什么让他这么牵肠挂肚呢?他很不明白自己。

  瑟瑟的秋风让陈雨捷打了个哆嗦,他麻利地跨上车向前骑去,不再多做停留。

  去哪儿呢?他常常得思考这个问题,这也是最令他感到无解的问题。此刻,他又纠结在这个问题上了。骑上车,茫然地蹬了一阵儿,他终于决定,还是回家吧。向着家的方向猛地蹬了几下,他又猛地放慢了速度,想到回家,他的心又涌上一股无法说清的滋味儿,他知道,家里没有人在等待他,甚至没有一盏灯为他亮着……

  哗啦啦……站在家门口的声控灯下,掏出一大串钥匙,房门钥匙因为使用得过于频繁,有了不一样的手感,他根本没看,用手一摸就很熟练地找到钥匙打开了家门,走进了一团黑漆漆里。像无数个夜晚一样,爸爸妈妈又各有应酬,半夜之前他们是不会露面的。

  看着空无一人的家,陈雨捷又想到那个广场,他忽然明白了,自己竟真是有点想念那个人,那个被父亲称为“板儿力”、母亲称为“穷要饭”的人。其实,父母都不曾见过那个人,因为那件事是陈雨捷自己办的。

  那天早晨,他来到那个广场,贴着街心公园的栅栏满满地站了许多人——都是出卖劳动力的,他们正欢声笑语地争论着什么。陈雨捷用压舌帽挡住小半张脸,皱着眉,用挑剔的目光迅速把他们打量了一遍,便发现了他——当时只有他没参与争论,一声不响地站在一边,拧着眉,显得心事重重。尽管衣着破旧,模样却相当不错,关键是和爸爸有几分像,如果,配上身好行头,应该是很有派头的样子……并且,那沉默的样子也很合心意。于是,陈雨捷眉毛一扬自认为很酷地说:“你,过来!”

  当那人跟在身后走到街的拐角处,陈雨捷却酷不起来了,他磕磕巴巴措了半天词,总算说清了自己的意思,但那人却没听懂,半天没反应。陈雨捷见他一言不发地呆望着自己,感到自己的脸开始火烧火燎地发烫,忽然,那人现出一脸的错愕,瞪大了眼睛说:“咋?你想雇我当你爹?”那么沉默的一个人,想不到一开口却显得底气十足,那大嗓门倒把陈雨捷吓了一跳。那人又问:“你家大人知道不?”陈雨捷垂下眼皮说:“知道。”那人便不再吱声,应下了这个“活”。

  陈雨捷雇那人当爸爸,是为了应付当天下午的家长会。

  随着陈雨捷升上中学,在学校里表现不好、成绩下降,给他开家长会渐渐成了一份苦差。这不,又到了开家长会的时候。

  那天放学回到家,陈雨捷踌躇了好久,终于把开家长会的事在晚餐时对父母说了。妈妈反应迅速,听罢马上用理直气壮的目光注视着爸爸,似乎在说:“我可给他开了许多次家长会了,这次怎么也不该我去了。”心领神会的爸爸长叹了一口气,试探地对妈妈说:“我工作那么忙,哪有时间?你看……”边说边用乞求的目光望着妈妈,又小心地看了一眼陈雨捷,妈妈则“腾”一下跳了起来:“没有时间?他是不是你儿子?他……你……我……”爸爸唉声叹气地转起圈儿来。陈雨捷觉得脑子里嗡嗡的,乱成了一锅粥,妈妈喋喋不休又说了什么,他全听不见了。

  一直到睡觉,爸爸妈妈还没争出个结果。

  第二天早上,爸爸给陈雨捷塞了点钱,同时告诉他,去雇一个人假扮自己。陈雨捷诧异地抬起了头看着爸爸,那一刻他仿佛都没有呼吸了。

  …………

  陈雨捷领着假爸爸在街上转了一圈儿,花了一百多元钱,几乎用假名牌把假爸爸武装到了牙齿。中午,他又领着假爸爸吃了顿饭。之后,他领着假爸爸向自己的学校走去。路上,他不住地嘱咐着,让这人记住自己名字,记住现在要扮演的人的身份……

  走到学校门口,陈雨捷压低了声音,最后一次嘱咐:“别忘了,你是我爸爸,你必须得拿出点派头来!”那人点点头,转身走了。

  陈雨捷担忧地看着他一路走进去,直到看不到影儿了,才远远地找了个角落坐下,用帽子盖住半边脸。尽管开家长会并不需要学生到校,但他还是怕遇到熟悉他爸爸的同学和家长,怀着忐忑的心情,陈雨捷不停看向校门,等待着。

  校园里忽然喧哗起来,他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,“唰”一下站起来,眼前一片金星被他蹦得四下逃离,他稳了稳,开始盯着家长们成群结对地交谈着离开了校园,他瞪大眼睛在人群中搜索起来,假爸爸呢?怎么没有出来?

  喧闹了一会儿,校园里又静了下来。

  人呢?一定是被老师留下了,可不要露馅儿啊!他如坐针毡,转来转去,感到自己死了一回又一回……不知等了多久,假爸爸终于出来了。

  在校园外的一个角落,假爸爸把试卷交给了陈雨捷,然后掏出陈雨捷下午给他新买的手帕用力地擦起汗来,看他那红头胀脸的样子,不用问也猜想得出他刚才一定很紧张。

  陈雨捷掏出剩下的一百元钱给假爸爸,谁知,假爸爸十分干脆地挡住了他的手:“孩子,你给的够多了!以后开家长会别指望我帮你了,好好学习吧,为了自己。”说罢,甩甩手走了,头也没回。

  陈雨捷怔怔地站在那里,没想到假爸爸会这么说,这么做,他想说什么,可是,张了张嘴却什么声音也没发出来,望着假爸爸远去的背影,他心里很乱。

  日子还是如常过着。开学后,陈雨捷坐在课堂里,总觉得每位老师看自己的目光都另有含意,同学们似乎也都看透了他的秘密,每见三五个同学聚在一起,他便觉得是在议论自己。

  学校对他而言,愈发没有吸引力了。不过,他却不敢像从前那样随便逃学了。他时常会想起假爸爸开完家长会出来后用力擦汗的样子,看上去像一个真心为儿子狼狈地挨了老师一顿训的父亲。他有时候会想起当自己给他钱,被他坚决地推了回来,他说:“孩子,你给的够多了……”他的目光中竟有一种父亲的严厉。陈雨捷在心中偷偷地承认,他有一点点喜欢假爸爸。

  很多时候,陈雨捷的心底会掠过对父母的不满,他知道正是父母的放纵才使他满身惰性。当他刚刚出现成绩下滑时,爸爸呵斥过他,然而后来就听之任之,甚至在喝多后还搂着他许诺,未来都给他安排好了。渐渐地,陈雨捷丢失了上进的劲头,懒散随意地等着父亲实践他的诺言……

  一天,陈雨捷在街上遇到了那人,他搂着个小男孩,大概是他儿子,亲亲热热地走着,小男孩胳膊上别着三道杠,高高兴兴地吃着一根挂糖麻花,那人爱怜地看着孩子吃。假爸爸认出了他,十分清楚地喊了一声他的名字,陈雨捷笑笑,假爸爸那关切慈爱的眼神让他眼圈儿不觉一阵发热,连忙转身就走。“你是个聪明的孩子,要学好呀!”假爸爸在身后冲他喊着。

  他茫然地在夜色中不知走了多久,街上的人和车越来越稀少,只有路灯是他的伴儿。清冷的路灯光照着他回家的路,这是一条陈雨捷无比熟悉的路,也是一条很长很远很孤独的路。

  
       作者档案

  黄骁杨,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。多篇散文、小说发表于《人民日报》、《内蒙古日报》、《现代家庭报》、《广州日报》、《呼伦贝尔日报》、《短篇小说》、《骏马》、《猛犸》等报刊。2013年11月出版小说集《距离是怎么产生的》。

  
文:呼伦贝尔公司 黄骁杨   
版权保护  |   隐私与安全  |   网站地图  |   常见问题  |   网上调查  |   投诉咨询
新金沙娱乐微信公众号
新金沙娱乐微博
COPYRIGHT  1977-2016  BY 新金沙娱乐有限公司 ALL RIGHTS RESERVED
公司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内大街6号 邮编:100031
京ICP备05038150号